选秀两年后 “放羊娃”焦恩格尔现状如何?

   采访/文:后厂村体工队的老朋友赵环宇老师

  CBA选秀大会是一种特殊的仪式,命运的翻转会在几秒钟之内突然发生在你眼前,充满了戏剧的张力。焦恩格尔恰恰是通过这个仪式,完成了从放羊娃到CBA球员的身份切换,这种强烈的前后对比使得他成为了那届选秀大会的热门人物。

  两年前的8月21日,是焦恩格尔被同曦男篮选中的日子,对于这个苦出身的哈萨克族小伙子而言,这一天是他“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”。

  

  打上CBA,对于焦恩格尔不仅仅意味着梦想的实现,还意味着生活有了一份保障,他终于可以用自己的双手,让姐姐和弟弟过上更好的生活。然而,争议自始至终也伴随着他,“网红球员”、“名气大于实力”的质疑声从未消散,历经了首秀11分8篮板的惊艳,他的表现又迅速变得起伏不定,直到上赛季受困于腰间盘突出,几乎在联盟销声匿迹。

  

  上赛季焦恩格尔受伤病困扰,场均仅3分,最好的一场是3月8日打上海得到11分9篮板

  焦恩格尔还能继续打CBA吗?很多人脑子里会打一个问号,更可怕的是,许多人已经将他淡忘。在这个竞争越发激烈的联盟里,那么多成名球员都找不到工作,谁会在乎一个从未真正证明过自己的边缘人?

  但就像《穆斯林的葬礼》中的那句话一样:“再弱小的枝桠,也有生长开花的权利”。无论顺境逆境,焦恩格尔一直没有放弃与命运抗争,终于在今年7月,拿到了来自母队同曦的2年B类合同续约。

  两年合约,意味着他仍有机会自我证明,焦恩格尔,这个哈萨克族“战士”,将会继续在CBA战斗下去。

  

  这个休赛期,折磨焦恩格尔一年之久的腰伤没有复发,他第一次完整经历了CBA球队的夏训,在从“西哥”荣升“西指导”的西热力江的安排下,他整个夏天都在加练投篮、加强腰腹力量,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  几天前,他和球队到山东拉练,8月10日,同曦男篮在青岛候机回南京的间隙,我们跟他在电话里简单回顾过去两年的点点滴滴,也适当展望了一下将来。

  以下为采访实录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首先恭喜你和球队续约两年,拿到新合同的瞬间什么感受?

  焦恩格尔:肯定是非常开心和激动。上赛季回来总共打了7场球,表现特别差,那会儿以为可能再也打不上球了,我真的没想到能续约。非常感谢球队老板、教练组、管理层,能再相信我一次,非常非常感谢他们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球队和你续约应该说明还是看中你的实力的吧?

  焦恩格尔:应该是我们5月份回南京以后,我的训练表现还可以,把他们打动了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这个好消息跟姐姐、弟弟分享了吧?

  焦恩格尔:对,签完约,从办公室出来就给他们打电话了,他们都很开心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今年夏天练得怎么样?

  焦恩格尔:今年比前两年忙。今年我们换了训练馆,晚上也开门,所以加了晚训,西哥(西热力江)要求我们一天投进350个篮,一般是周一、三、五过去,我周二、四也要去。投完篮再加强一下腰腹力量和小力量,练完回去就10点多了,洗洗衣服11点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累不累?

  焦恩格尔:还好,现在习惯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参加球队的夏训,第一年来得晚,一个多月就开赛了,去年一直受伤。今年我没请过假,一直在训练,要好好把握住这段时间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是不是特想打好?

  焦恩格尔:唉,是的。去年打完以后,觉得自己没有好好把握机会,场上的位置感、对战术的理解、跑位什么的都不够,还得利用夏天去补强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选秀的时候有想过自己能在CBA拿到第2份合同吗?

  焦恩格尔:当时没想那么多,想着能每天多一些进步就行,感受一下顶级职业联赛的氛围。大概率是想继续在CBA打球的,但真的没想那么多,就想着好好表现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选秀之后,围绕着你有许多质疑,你看到过这些质疑吗?

  焦恩格尔:我看过。怎么说呢,我感觉正常,因为我在大学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,没打过CUBA全国赛——非常可惜,每次都差那么一点。有质疑也还好,我就把这些质疑当成进步的动力,等我打出成绩,这些声音自然就变少了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会在意这些质疑吗?

  焦恩格尔:刚开始挺在意,看完心情会特别低落,晚上睡觉之前会有点不开心。后来就无所谓了,自己选了这条路,别人骂也是没有办法的。队友会给我一些建议,老万(万圣伟)、西哥,都叫我不要看这些东西。刘育辰、杨皓喆,都做过我的室友,他们也会劝我。现在好了,我就专注把球打好就行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队里氛围不错,西热力江是不是也挺照顾你?

  焦恩格尔:是的。每次训练,他都会给我讲掩护下顺、抢篮板、防守的技术细节,还教我怎么卡位。伤病的时候,他经常来我宿舍找我,教我怎么练可以避免伤病,讲一些他克服腰伤的事,让我好一点的话,去练一些能练的东西,不要老呆在宿舍。

  我刚到队的时候,他还把我叫到他的房间,他那儿有很多新疆寄过来的美食,让我去吃,跟我讲了很多他刚进联盟时的经历。他说,你觉得我成功吗?我说,成功。他说,那你说我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?你一个新秀应该怎么做?现在,我有点偷懒、不想训练的话,他都能感觉到,就会立刻给我提个醒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首秀惊艳,有没有再上网看看评论,有没有扬眉吐气的感觉?

  焦恩格尔:看了微博、抖音。那之前两场球没上场,好多人说我水货、水平低、浪费了同曦的6号签位。那场球之后,好多人都在说真香啊、打脸啥的,当时是挺开心的。可惜后来我表现一直不稳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表现不稳定,会让你觉得沮丧吗?

  焦恩格尔: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,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新秀,得不到机会是自然的,就是因为水平比较低、训练投入程度还不够。没有了上场机会,我想的是吃更多苦、出更多汗,训练做好了,教练肯定会给机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新秀赛季打完,也算是荣归故里了,穿着盛装、骑着高头大马很威风,那是你们家乡特殊的欢迎仪式吗?

  焦恩格尔:对,那是哈萨克族对英雄归来的欢迎仪式,是我们那里最高的礼仪。我感受到了家乡人民对我的关注,我们那么大一个村,四五百个人都来了,我特别想哭。他们是看着我长大的,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我,也会感到很骄傲。

  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送了我一匹马,托里当地一些老大哥也送我东西,全村人还给我凑了一笔钱让我买车,由村长交到我手里,这是很高的荣耀了,有时候也想快点打出来,回报给他们。唉,受伤那会儿想的也有这个方面,就想好好练,打出来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那你后来买车了吗?

  焦恩格尔:没有,买房子了。我自己又添了一些,在老家托里县城买了套二手房。姐姐在县城上班,弟弟大学毕业也回来了,总住在亲戚朋友家不是个事,有个自己的家肯定是最好的,这样我回去也有地方住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你工资还是基本不动吗?

  焦恩格尔:先存着吧,我用钱的地方不多。顶多周末吃顿好的,或者给自己买点蛋白粉,也很少买衣服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你是什么时候受的伤?

  焦恩格尔:去年7月20日。刚开始腰有一点疼,跟队医说了下,他建议我请假,我就听他的休息了几天。突然队里比较缺人,我就想跟着一起训练、好好表现,结果越来越严重,有一天早上就走不了路了。当时如果听从队医安排的话,不着急复出,不会那么严重,之前从没遇到过这么严重的伤病,也算是职业联赛给我的一个教训吧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那段时间心态怎么样?

  焦恩格尔:没法训练,就是吃饭睡觉,心态崩了,特别煎熬。走路费劲,走几十米就得休息一下,看到正常走路的都羡慕,特别想跟他们一样正常走路。看着队友们每天早早起床,累死累活地训练,我每天只能呆在宿舍,会有负罪感,特别想去帮球队分担压力。

  还好球队没有放弃我,带我去北医三院看了,还给我找了比较好的康复机构,三个月,到今年2月份基本就好了,夏训再没犯过。之前也不知道如何保护身体,现在学会了,每天都会练腰腹力量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你觉得从你老家托里到乌鲁木齐更难,还是从CUBA到CBA更难?

  焦恩格尔:我觉得打CBA更难。刚到乌鲁木齐的时候,我虽然不太会打篮球,但我身高很高,比所有人都高,也自信,打高中联赛问题不大。到了CBA完全不一样了,大家都是又高又壮,速度也快,技术也细腻,我没有任何优势,CBA比我想象的还要难。打CBA不光是身体,还要有球商、场上的位置感、对战术的理解,好多方面,不能光是身体好,你还要聪明一些,场上要抓住每一次的机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如果错过了一些你认为重要的机会,你会怎样?

  焦恩格尔:我会很懊恼,有时候晚上睡觉之前还会想这个事,为什么比赛中的机会没把握住?第二天加练我会针对前一天的问题加练,比如篮下哪个必进球没打进,我会多想一点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打成啥样算是达成个人目标?

  焦恩格尔:成为一个重要的轮换球员吧,打得时间多一点,做一个合格的蓝领中锋,应该就能达到我的目标了。我年纪也不小了,接触篮球也晚,基本功跟人家没法比,实际一点的话,做到这个就算达到个人目标了,再高的目标对我来说不太现实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之前我写过凉山黑鹰的故事,有很多网友说,穷人家孩子就不该打篮球,该好好学习。你作为一个苦出身的孩子,如何看待这种说法?

  焦恩格尔:不能说穷人不能打篮球,只不过,篮球天赋好的球员更适合打篮球,如果一个穷孩子有胡金秋的天赋,他绝对适合打篮球,如果他天赋特别普通,我觉得学习是一条更能保证下限的道路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也有人说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,有的孩子的终点可能只是别人家孩子的起点,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如果生在一个条件更好的家庭,现在会是什么样?

  焦恩格尔:可能某一个瞬间会有,但没有想那么多。就篮球来说,如果我家庭条件好的话,可能会有更多的条件、途径去练,请训练师啥的,如果家庭条件没那么好,可能得通过一定时间的努力才能达到别人家孩子的那种水平。只能说,穷人家孩子打篮球,一定要付出更多努力,时间上也更加漫长。

  ******

  原文首发自公众号:后厂村体工队

  欢迎大家关注

   采访/文:后厂村体工队的老朋友赵环宇老师

  CBA选秀大会是一种特殊的仪式,命运的翻转会在几秒钟之内突然发生在你眼前,充满了戏剧的张力。焦恩格尔恰恰是通过这个仪式,完成了从放羊娃到CBA球员的身份切换,这种强烈的前后对比使得他成为了那届选秀大会的热门人物。

  两年前的8月21日,是焦恩格尔被同曦男篮选中的日子,对于这个苦出身的哈萨克族小伙子而言,这一天是他“人生中最美好的一天”。

  

  打上CBA,对于焦恩格尔不仅仅意味着梦想的实现,还意味着生活有了一份保障,他终于可以用自己的双手,让姐姐和弟弟过上更好的生活。然而,争议自始至终也伴随着他,“网红球员”、“名气大于实力”的质疑声从未消散,历经了首秀11分8篮板的惊艳,他的表现又迅速变得起伏不定,直到上赛季受困于腰间盘突出,几乎在联盟销声匿迹。

  

  上赛季焦恩格尔受伤病困扰,场均仅3分,最好的一场是3月8日打上海得到11分9篮板

  焦恩格尔还能继续打CBA吗?很多人脑子里会打一个问号,更可怕的是,许多人已经将他淡忘。在这个竞争越发激烈的联盟里,那么多成名球员都找不到工作,谁会在乎一个从未真正证明过自己的边缘人?

  但就像《穆斯林的葬礼》中的那句话一样:“再弱小的枝桠,也有生长开花的权利”。无论顺境逆境,焦恩格尔一直没有放弃与命运抗争,终于在今年7月,拿到了来自母队同曦的2年B类合同续约。

  两年合约,意味着他仍有机会自我证明,焦恩格尔,这个哈萨克族“战士”,将会继续在CBA战斗下去。

  

  这个休赛期,折磨焦恩格尔一年之久的腰伤没有复发,他第一次完整经历了CBA球队的夏训,在从“西哥”荣升“西指导”的西热力江的安排下,他整个夏天都在加练投篮、加强腰腹力量,他对未来充满了期待。

  几天前,他和球队到山东拉练,8月10日,同曦男篮在青岛候机回南京的间隙,我们跟他在电话里简单回顾过去两年的点点滴滴,也适当展望了一下将来。

  以下为采访实录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首先恭喜你和球队续约两年,拿到新合同的瞬间什么感受?

  焦恩格尔:肯定是非常开心和激动。上赛季回来总共打了7场球,表现特别差,那会儿以为可能再也打不上球了,我真的没想到能续约。非常感谢球队老板、教练组、管理层,能再相信我一次,非常非常感谢他们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球队和你续约应该说明还是看中你的实力的吧?

  焦恩格尔:应该是我们5月份回南京以后,我的训练表现还可以,把他们打动了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这个好消息跟姐姐、弟弟分享了吧?

  焦恩格尔:对,签完约,从办公室出来就给他们打电话了,他们都很开心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今年夏天练得怎么样?

  焦恩格尔:今年比前两年忙。今年我们换了训练馆,晚上也开门,所以加了晚训,西哥(西热力江)要求我们一天投进350个篮,一般是周一、三、五过去,我周二、四也要去。投完篮再加强一下腰腹力量和小力量,练完回去就10点多了,洗洗衣服11点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累不累?

  焦恩格尔:还好,现在习惯了。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参加球队的夏训,第一年来得晚,一个多月就开赛了,去年一直受伤。今年我没请过假,一直在训练,要好好把握住这段时间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是不是特想打好?

  焦恩格尔:唉,是的。去年打完以后,觉得自己没有好好把握机会,场上的位置感、对战术的理解、跑位什么的都不够,还得利用夏天去补强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选秀的时候有想过自己能在CBA拿到第2份合同吗?

  焦恩格尔:当时没想那么多,想着能每天多一些进步就行,感受一下顶级职业联赛的氛围。大概率是想继续在CBA打球的,但真的没想那么多,就想着好好表现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选秀之后,围绕着你有许多质疑,你看到过这些质疑吗?

  焦恩格尔:我看过。怎么说呢,我感觉正常,因为我在大学时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,没打过CUBA全国赛——非常可惜,每次都差那么一点。有质疑也还好,我就把这些质疑当成进步的动力,等我打出成绩,这些声音自然就变少了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会在意这些质疑吗?

  焦恩格尔:刚开始挺在意,看完心情会特别低落,晚上睡觉之前会有点不开心。后来就无所谓了,自己选了这条路,别人骂也是没有办法的。队友会给我一些建议,老万(万圣伟)、西哥,都叫我不要看这些东西。刘育辰、杨皓喆,都做过我的室友,他们也会劝我。现在好了,我就专注把球打好就行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队里氛围不错,西热力江是不是也挺照顾你?

  焦恩格尔:是的。每次训练,他都会给我讲掩护下顺、抢篮板、防守的技术细节,还教我怎么卡位。伤病的时候,他经常来我宿舍找我,教我怎么练可以避免伤病,讲一些他克服腰伤的事,让我好一点的话,去练一些能练的东西,不要老呆在宿舍。

  我刚到队的时候,他还把我叫到他的房间,他那儿有很多新疆寄过来的美食,让我去吃,跟我讲了很多他刚进联盟时的经历。他说,你觉得我成功吗?我说,成功。他说,那你说我这么努力是为了什么?你一个新秀应该怎么做?现在,我有点偷懒、不想训练的话,他都能感觉到,就会立刻给我提个醒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首秀惊艳,有没有再上网看看评论,有没有扬眉吐气的感觉?

  焦恩格尔:看了微博、抖音。那之前两场球没上场,好多人说我水货、水平低、浪费了同曦的6号签位。那场球之后,好多人都在说真香啊、打脸啥的,当时是挺开心的。可惜后来我表现一直不稳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表现不稳定,会让你觉得沮丧吗?

  焦恩格尔:我对自己的定位很明确,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新秀,得不到机会是自然的,就是因为水平比较低、训练投入程度还不够。没有了上场机会,我想的是吃更多苦、出更多汗,训练做好了,教练肯定会给机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新秀赛季打完,也算是荣归故里了,穿着盛装、骑着高头大马很威风,那是你们家乡特殊的欢迎仪式吗?

  焦恩格尔:对,那是哈萨克族对英雄归来的欢迎仪式,是我们那里最高的礼仪。我感受到了家乡人民对我的关注,我们那么大一个村,四五百个人都来了,我特别想哭。他们是看着我长大的,他们在电视上看到我,也会感到很骄傲。

  我一个特别好的朋友送了我一匹马,托里当地一些老大哥也送我东西,全村人还给我凑了一笔钱让我买车,由村长交到我手里,这是很高的荣耀了,有时候也想快点打出来,回报给他们。唉,受伤那会儿想的也有这个方面,就想好好练,打出来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那你后来买车了吗?

  焦恩格尔:没有,买房子了。我自己又添了一些,在老家托里县城买了套二手房。姐姐在县城上班,弟弟大学毕业也回来了,总住在亲戚朋友家不是个事,有个自己的家肯定是最好的,这样我回去也有地方住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你工资还是基本不动吗?

  焦恩格尔:先存着吧,我用钱的地方不多。顶多周末吃顿好的,或者给自己买点蛋白粉,也很少买衣服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你是什么时候受的伤?

  焦恩格尔:去年7月20日。刚开始腰有一点疼,跟队医说了下,他建议我请假,我就听他的休息了几天。突然队里比较缺人,我就想跟着一起训练、好好表现,结果越来越严重,有一天早上就走不了路了。当时如果听从队医安排的话,不着急复出,不会那么严重,之前从没遇到过这么严重的伤病,也算是职业联赛给我的一个教训吧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那段时间心态怎么样?

  焦恩格尔:没法训练,就是吃饭睡觉,心态崩了,特别煎熬。走路费劲,走几十米就得休息一下,看到正常走路的都羡慕,特别想跟他们一样正常走路。看着队友们每天早早起床,累死累活地训练,我每天只能呆在宿舍,会有负罪感,特别想去帮球队分担压力。

  还好球队没有放弃我,带我去北医三院看了,还给我找了比较好的康复机构,三个月,到今年2月份基本就好了,夏训再没犯过。之前也不知道如何保护身体,现在学会了,每天都会练腰腹力量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你觉得从你老家托里到乌鲁木齐更难,还是从CUBA到CBA更难?

  焦恩格尔:我觉得打CBA更难。刚到乌鲁木齐的时候,我虽然不太会打篮球,但我身高很高,比所有人都高,也自信,打高中联赛问题不大。到了CBA完全不一样了,大家都是又高又壮,速度也快,技术也细腻,我没有任何优势,CBA比我想象的还要难。打CBA不光是身体,还要有球商、场上的位置感、对战术的理解,好多方面,不能光是身体好,你还要聪明一些,场上要抓住每一次的机会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如果错过了一些你认为重要的机会,你会怎样?

  焦恩格尔:我会很懊恼,有时候晚上睡觉之前还会想这个事,为什么比赛中的机会没把握住?第二天加练我会针对前一天的问题加练,比如篮下哪个必进球没打进,我会多想一点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打成啥样算是达成个人目标?

  焦恩格尔:成为一个重要的轮换球员吧,打得时间多一点,做一个合格的蓝领中锋,应该就能达到我的目标了。我年纪也不小了,接触篮球也晚,基本功跟人家没法比,实际一点的话,做到这个就算达到个人目标了,再高的目标对我来说不太现实。

  后厂村体工队:之前我写过凉山黑鹰的故事,有很多网友说,穷人家孩子就不该打篮球,该好好学习。你作为一个苦出身的孩子,如何看待这种说法?

  焦恩格尔:不能说穷人不能打篮球,只不过,篮球天赋好的球员更适合打篮球,如果一个穷孩子有胡金秋的天赋,他绝对适合打篮球,如果他天赋特别普通,我觉得学习是一条更能保证下限的道路。

  

  后厂村体工队:也有人说“寒门再难出贵子”,有的孩子的终点可能只是别人家孩子的起点,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如果生在一个条件更好的家庭,现在会是什么样?

  焦恩格尔:可能某一个瞬间会有,但没有想那么多。就篮球来说,如果我家庭条件好的话,可能会有更多的条件、途径去练,请训练师啥的,如果家庭条件没那么好,可能得通过一定时间的努力才能达到别人家孩子的那种水平。只能说,穷人家孩子打篮球,一定要付出更多努力,时间上也更加漫长。

  ******

  原文首发自公众号:后厂村体工队

  欢迎大家关注